亲爱的十年夏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时间:2019-04-180举报小编:user48

    亲爱的十年夏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喂,亲爱的,我们之间的十年到底是怎样的呢?是在你深深爱着我,却离开我的那十年;还是我深深爱着你,你却不爱我的那十年。 来来回回,小时候是喜欢,长大了才懂爱。 这是一部关于亲情、爱情、友情,青春期、中年期,同性、异性之间的唯美爱恋成长故事。

    亲爱的十年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杨总,请问为什么?”陈潇潇努力使自己耐着性子问道。关于这件事情,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都需要一个合理的说法。
    杨天叹口气,随后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说道:“就凭你今天的表现,我就觉得经理这个位置不能交给你。因为对你而言,总是有比工作还要重要许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王乐乐没有。而且,这是上面的决定,我无权干涉,只知道听从即可。你要是有什么不服气的地方,去跟上面的人的说,不要跟我说,我做不了决定。”
    “杨总,请问这位王乐乐什么时候会来任职?”陈潇潇憋着一口气,想着自己这么多所做的努力,心里的酸苦都尽数朝着自己的心底回流。
    但陈潇潇明白,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是无奈的。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她改变不了的现实。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可以说走就走,为了公平正义可以果断离职的陈潇潇了。因为她的身后是一个正在读初中的孩子和一对年迈的父母。她若是离开了,倒下了,这个家,也就毁了。
    多么地讽刺。即使知道是这样,她也只有在这里继续工作下去,才能保障一家人的生活,成为他们的依靠。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只有忍让。
    “明天就会过来任职。”杨天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女人,一种难以名状的心情突然涌上心头。这个社会,终究是残酷的。对于身后毫无背景的他们而言,只有变得最强,否则注定将被代替。
    但谁又能真正成为最强的呢?在他所认识的人当中,只有夏知树,真正地做到了。
    然而天妒英才,一切成败尽数在生命的落幕之时终结。
    夏知树在六年之后的今天,早已被人忘却。仅留下他所爱的女人,带着他们的孩子,在这个孤苦无依的世界中,拼命地寻找一个可以生根发芽的土地。
    他和陈潇潇,谁又不是这样的呢?杨天冷冷地在心中笑笑。
    陈潇潇今天的心情差到极点,但又不想就这样回去影响了孩子,因为她知道,今天夏羽在学习里过的也很糟糕。
    天气十分闷热,好似要下一场大雨。陈潇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马路上走着,东看看西看看,想要发现点什么,随便什么,来拯救一下自己这万分低落的心情。再过不久,夏羽应该就要放学回家了,她还需要赶在那之前把菜买好。
    这么多年,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有人劝她再婚,她也拒绝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陈潇潇在这一瞬间突然觉得,面对这样的寂寞,她真的有些无能为力了。
    每每在逛菜市场或超市生活区的时候,看着来来回回成双成对的情侣或夫妻,她便会不停地想着,如果那场意外没有发生,该多好。
    如果,自己身边,也有这样一个人,又会该多好。
    时间果然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曾经她以为她与夏知树之间的感情可以是天长地久永不消减的。但现在呢?她的寂寞到底又是源于什么?是身边只要有个人便好,还是那个人只能是夏知树才好。
    如果再年轻十年,她或许会依然相信爱情。但到了这个年纪,她又该相信什么呢?
    在来来回回的时光与记忆的穿梭间,她终究是对那份深深藏匿在心中的孤单与无助,微微妥协了。
    随便走进一家大型超市,陈潇潇决定要买些高档一点的食材,来好好安慰一下自己。或许可以试试牛排,好像许久没有吃牛排了。今晚可以和亲爱的夏羽小朋友,来个烛光晚餐。再把珍藏多年的红酒再拿出来。光是这般想想,便觉得十分不错了。
    不觉间,陈潇潇觉得自己的心情美妙了许多。
    “少席,今天晚上咱们让陈妈给我们做牛排怎么样?”一道温婉甜蜜的女声从陈潇潇的身后传来,陈妈两个字不禁迅速窜入她的耳朵里,听起来有些怪怪的,毕竟自己也姓陈,而自己今晚也正打算做牛排。
    “那让陈妈来买就好了啊,干嘛我们来。我们又不是很懂这些,万一买了不太好的,那怎么办?”这道男人的声音陈潇潇是非常熟悉的。因为这是昨天才遇见的唐少席的声音。
    “少席。”闻言,陈潇潇扭过头来,便看见唐少席推着购物车,慵懒随意地站着,目光无聊地四处看着,没有任何的聚焦。一旁的女人一只手亲密地挽着他的手,另一只手中拿着一盒牛排,正在认真地专研着一般。
    听见陈潇潇的声音,唐少席下意识地站直身体,收回视线,刚想要将挽着自己的那只手推开,动作尚未开始,却又停了下来。
    陈潇潇朝着他旁边的女人礼貌地笑笑。
    陈潇潇凭借着女人敏锐的直觉知道,她的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岁左右。面容姣好,姿态优雅而美丽,目光深邃而敏锐,是一个足以配得上唐少席的女人。
    “这位是?”女人用手轻轻摇摇唐少席的手臂,带着一丝撒娇的疑惑。
    “这个是我的大学好朋友,叫陈潇潇。”唐少席的目光看向陈潇潇,随后看向王晓琪,开口道:“这个是我的未婚妻,王晓琪。”
    “你好,虽然不知道少席如何称呼你,但请允许我叫你潇潇。”王晓琪浅浅一笑,客气地说道。随后微微垂眉,眼中闪过一丝痛苦,转瞬即逝。
    随即满脸幸福地说道:“我们明年三月份打算结婚,要是潇潇有时间,还请一定到场。”
    接收到邀请,陈潇潇点点头。看着王晓琪脸上那真心的笑容和甜蜜的而柔和的目光,陈潇潇的心中不禁为之一动,被她感染,笑着说道:“那我一定会到的。”
    唐少席在一旁看着,不禁微微走神。
    岁月的增长确实在她的眼角留下了一些细微的痕迹,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处处在透露着她的自信与优雅。她笑起来的样子倒是和从前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眉眼弯弯,嘴角裂开好似一轮弯月,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两颊的酒窝依然低浅而迷人,像陈酿的美酒,醉人不已。
    “潇潇,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虽然好像有点失礼。”王晓琪不经意地拽拽唐少席的胳膊,示意他回神,接着礼貌而熟稔地问道,脸颊微微有些泛红。陈潇潇点点头,道:“可以啊。这样还显我年轻呢。”
    “那你也叫我小琪吧。大家都叫我小琪,好似把年龄藏起来了一般。”王晓琪放下手中的牛排,朝着陈潇潇走近了一些,问道:“潇潇,你知道牛排哪个比较好?我和少席都不会挑选牛排,真的愁死我们了。”
    陈潇潇淡淡笑笑,随手拿起一块牛排,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会挑选。我一般看价格和这个牛排给我的感觉的新鲜度。”
    “那你一般挑选什么样的啊?”王晓琪满脸的好奇和诚恳,陈潇潇觉得没有什么可隐藏的,便说了起来:“以我们家的经济条件而言,牛排是一顿比较昂贵的大餐了。所以这个时候呢,我会先到打折区去看看。如果有比较新鲜的价格又特别优惠的,当然是首选啦。但你们应该不需要这样,那就直接朝着最贵的去,肯定错不了。”
    “夏知树怎么可能舍得你这么受苦,怕不是潇潇在笑话我们吧。”夏知树,这个男人的名字,从十多年前,就一直横叉在他与她之间。这么多年,他从不过问她的生活,怕听到她的幸福从来都是与另一个男人有关,而不是自己。他嫉妒得要死。
    夏知树,这么多年,难道你对她不好吗?
    谈话突然被唐少席打断,陈潇潇一时无言,微微偏着脑袋,假装认真地看着牛排上的标签,心情却一下子被那个许久不曾触碰却日夜思念的名字拽到了冰点。
    夏知树,这个名字,已经许久没有人提及了。甚至连她自己,都觉得那些时光好像是特别遥远的过去了。
    曾经的一切,在面对陈潇潇的孤独与痛苦之时,显得像是泡影一般,在夏日的阳光下,被照耀得那么苍白无力。如果他还在,又“怎么会呢。我做的这些,他都不知道。”陈潇潇微微低下头,抿着嘴唇,随后深呼吸,把突如其来的眼泪收回去。
    “你们闹矛盾了?”对于陈潇潇的情绪,从一开始,唐少席就能够特别敏锐地感知到。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即使她在努力隐忍,即使他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他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一个答案,她的心里一定很痛苦。而那些小心翼翼收藏的情绪,是他从不曾表达泄露的,也是她从不曾发现察觉的。
    “没有没有。”陈潇潇知道,这个话题若要追问下去,对大家都不会很好。于是飞快地收拾好心情,随后清甜一笑,道:“宝宝快回家了,我得赶回去做饭。你们慢慢逛,我就先走了。”说罢,便随手拿起一块牛排赶紧匆匆离开。
    “潇潇……”唐少席想要继续追过去,手却被身旁之人紧紧拉住。
    “少席,她就是C里面的主角吧。”王晓琪的声音微微带着哽咽,含着泪光,抬头迫使自己与他对视,痛苦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出乎意料,唐少席不禁愣在原地,心情万分复杂。一个即将要结婚的男人,在面对自己的未婚妻时,心里却一直想着另一个女人,他知道,这是完全错了的。
    但这种心情却又是那么地真切和强烈,以至于他根本控制不了。即使心中充满愧疚,他也终究阻止不了那份浓密的思念与爱恋。
    “在我们订婚之前的那个晚上,嫂嫂拿着一本上了锁的画册给我看。画册的名字叫C。嫂嫂告诉我,这里面的那个女孩,是你曾经爱到舍不得告白的人。如果我们要步入婚姻的殿堂,她认为有必要让我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不然于我而言,是不公平的。”王晓琪咬着唇,目光与唐少席对视,语气充满痛苦和无奈的苦涩,但也多了几分包容。
    唐少席下意识躲开这双深爱着自己的眼睛,透过它,他好像看到了自己的自私和愚蠢。这么多年,该放下了。
    放不下的,从来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对不起。”唐少席低头,迫使自己与之对视。
    “初见她的一瞬间,你是想要把我的手推开,是吗?”王晓琪的手顺着他的胳膊往下,与这只微微有些僵硬的手十指交叉,紧紧抓住。
    唐少席感受到她抓住自己力量,无言,算是默认。
    “但你终是没有这样做,所以……”说罢,她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角处轻轻一吻,然后假装开朗地笑道:“我原谅你。”
    “咱们赶紧选吧,不然回家就太晚了。”王晓琪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也不想要陈潇潇这个人的名字再继续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和默契。所以推着唐少席便继续朝着这一大排的牛排售卖区走去。嘴角虽然在笑着,心里却不知为何,泛着苦。
    到收银台处,陈潇潇拿出自己的牛排。
    “您好,小姐。一共七百元。请问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柜台的小姐礼貌而温和,带着职业性的浅笑,对陈潇潇说道。
    “这么贵?”陈潇潇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拿的牛排,稍稍感到惊愕,心想着,这到底是个什么神仙牛排,居然能贵成这样?这个价格,能卖得出去吗?
    答案当然是一定的。因为自己现在不正在掏腰包买着吗?
    想归想,陈潇潇万分为难的拿出自己的手机。
    算了,权当是自己为自己刚才的狼狈买单了吧。
    这么贵的牛排,难得吃一次,正好配上一点红酒,说不定也是意外的收获。
    陈女士离开之后,夏羽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专研那本英语原文书,越看越觉得自己有点笨的感觉,干脆合上书,趴着睡会儿好了。
    “你要是现在想试着看原版小说的话,可以试试和翻译书一起看。因为在我小学看的时候,就是你现在这种状态,可难受了。”旁边突然出现一个人个子高高的男生,走到夏羽桌前,笑嘻嘻地说道。
    小学?
    夏羽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无情地□□或者碾压。但对方好像丝毫不在意这些,或者这样说出来也是无心的,夏羽小小的自尊心才总算保全了一点。
    “今天你还好吧,现在有没有什么事了?”男生自顾自地继续说着,根本没有在等夏羽的答案。
    “好多了,谢谢你。”夏羽抬头,才发现对方就是今天抱住自己的那个男生,脸颊瞬间红了起来。
    “你今天还真是厉害耶,居然敢和罗家大小姐这般对抗。恐怕这会是她一辈子的污点了吧,不过也是我们一辈子的笑点,给你点个赞,这么厉害。哈哈哈”男生爽朗的笑声吸引了班里的一些注意力,夏羽被这些八卦而不太友善的目光盯着很不好意思。
    “快把这件事给忘了吧,不要再提了。我今天也不是故意的。”夏羽尴尬地抬头看着他。
    “你好,夏羽。我见林志,同大家一样,叫我林子就好了。最后搞个翘舌音,感觉很不舒服啊。”林志很嫌弃地又装模作样地念了一遍自己的名字,吐槽了一下。
    夏羽被他这个动作逗笑了,微微抬起头,两人互相看着彼此。
    林志好似不经意地替夏羽捋了一下额头前面的刘海,然后阳光开朗地说道:“其实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所以你要多笑笑,这样才会吸引到大家啊。”
    夏羽脸颊发烫,听见自己的心跳在不正常地跳动,便只是颔首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然后笑道:“谢谢你,林子。”
    谢谢你,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成为第一个呼唤我名字的那个人。谢谢你,在我心情如此低落的时候,来到我的身边,为我带来了最温暖的一丝阳光。若干年后,夏羽再次回忆起来这个人的时候,她只会说,她很喜欢,这个大男生阳光温暖的笑容。
    “让开,我要进去了。”旁边一道十分不悦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上课铃声也在这个时候响起。夏羽将自己的凳子朝着桌子的方向靠靠,尽量留下更多的空间给唐华,让他进去。
    这是一个悲惨的消息。她的同桌居然是唐华,竟然是唐华。这个脾气十分火大的小破孩,一点都不可爱的小破孩,以自我为中心的唐华。
    而这节课是数学课,夏羽超级害怕的数学课。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很糟糕地扭曲在了一起,发生着。

    亲爱的十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由此可证,这两个三角形是完全相等的,这条直线垂直这个三角形的底边,那么,这一条直线也是垂直这个三角形的底边……”
    中年的数学老师在讲台上正在滔滔不绝,夏羽在下面听的满头大汗。
    偶尔分出一点小心思去四处看看,发现大家基本都不做笔记,只是专注地听着,还会经常回答老师的问题。这个班里的同学都是这么厉害的吗?夏羽在心里感到一丝羞愧和挫败,脑海里一片浆糊,苦苦想着:这两个三角形为什么就相等了啊?不是需要证明它们要么三条边都相等,要么两条边相等且中间的夹角相等吗?怎么回事?怎么就直接相等了?
    顾不及脑袋中的那么多问题,先把题目和老师讲的知识点记下来再说。于是,夏羽一边听着老师滔滔不绝的声音,一边飞快地记着笔记,想着下课的时候自己再想想,实在搞不懂的时候,再找老师问问。
    陈女士曾经说过,最愚蠢的事情不在于不懂,而在于不懂装懂。夏羽深感认同。
    相较于夏羽这边上课飞快地手速和忙碌的身影,唐华那边的则实在太过平静悠闲。他就只是坐着,偶尔在书上画画,就没了。老师说的他好像都懂,一眼就能看穿似的。
    对于这种能力,夏羽打心里有点羡慕。但总归自己不行,于是默默地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又加快了速度。一节课下来,夏羽感觉自己手都写软了,只剩下疲惫以及对数学课深深的厌恶和害怕。
    “你是猪吗?”看她在自己旁边抄了两节课的笔记,唐华终于忍不住吐槽了。
    “你才是猪呢!我怎么又得罪你了?”刚经历过一场劫难的夏羽心里十分烦躁,一点也不想听到唐华的声音,特别是还这么欠揍的声音。在怼完他之后便把脸转到另外一边,然后继续冥思苦想。
    “今天是你们第一天上课,大家回去好好把今天上课的内容再看看,然后预习一下明天要学的部分就好了。大家回家注意安全,下课吧。”
    “老师再见!”
    “欧耶,终于下课了。”夏羽兴奋地收拾着自己的书包。
    虽然夏羽知道可以根据明天有哪些课而带哪些书,但她总觉得自己可以在学校里把每一课的书本都好好看看,这样预习的工作就可以放在学校里了。但显然,是夏羽小朋友想多了。现实是,想要在学校里进行一部分的预习,夏羽必须得先过了数学这一关。每天仅仅是数学堆下来的作业和不懂的地方,就够夏羽忙活好久了。
    “哎”看着自己鼓鼓的书包,再小心翼翼地提起来,好重,夏羽妥协地叹口气,悄悄地决定明天还是放一些放在家里。
    不然,从家里到学校,再从学校到家里,两段那么长的路,不被这如此沉重的书包压矮了才有怪呢。
    哦,对了。难怪自己长不高,终于找到原因了。
    所以在多少年后,夏羽痛苦地看着自己大学入学体检单身高那一栏的时候,便会如是抱怨:这都是知识的重量在自己那瘦小的肩上留下的岁月的痕迹啊。
    此处唯有泪三行……
    “夏羽,我们今天要去唱歌,你去不去?”林志见夏羽要背上书包走,便匆匆跑过来叫住了她,满脸的期待和兴奋。
    “不好意思哦,我今天得早点回去。我妈妈应该还在等我。”夏羽委婉地说道。但话音刚落,她就听见教室后面传来一阵嘈杂的男生和女生的偷笑声,那些应该是要和林志一块去的朋友。如果自己不去,会不会使林志感到丢脸?难得自己在班上有了一个朋友,如果此时拒绝,自己会不会显得很不识抬举?
    来来回回想了很久,抬眼便看见林志略带失望的表情和隐藏下来的期待和兴奋,夏羽犹豫了一会儿,低着脑袋,答应道:“我不想让妈妈就等,所以得早点离开……”
    “好,没问题。”未等夏羽说完,林志满心欢喜地应承下来,朝着教室后方的那一群人挑挑眉,笑的十分得意。
    KTV包间里,男生叫了许多酒,然后大家成双成对地坐在沙发上。当然,她和林志自然是被分到了一对。
    夏羽很不适应这种感觉,心跳得厉害。但同时这种感觉又是她不曾体验过的,隐隐间夹杂着一丝叛逆的冲动和兴奋,小心翼翼地四处打探着。
    “喝点?”林志拿起一杯酒,挑眉,戏谑地问道。
    夏羽摇摇头,惶恐难安,说道:“不好意思哦,我不会喝酒。”
    “不会?”
    “哈哈哈哈”
    “想要做林子的女朋友,你要是不会喝酒,就out啦”
    旁边的男生女生在一旁起哄,夏羽的脸一瞬间便红了起来,心里更是窘迫。
    “我不是他的女朋友。”夏羽尴尬地解释着。
    “不是?不是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旁边的男生一脸的鄙夷,语气很是嘲讽,使得夏羽心里很难受。林志只是低着头喝着酒,没有说话,闷闷的,好像在借酒浇愁一般。
    看他这样,夏羽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咬咬唇,伸手碰了一下林志,道:“你少喝一点。”
    包间的声音很大,夏羽的声音太小,林志完全没有听到。于是夏羽微微起身,想要凑近一点,对着林志的耳朵再说一下。谁知林志的脑袋突然朝着夏羽的方向偏过来,嘴唇便在这一瞬间互相触碰。
    夏羽赶紧离开,心跳得更加厉害,呼吸也开始有些不顺畅,脸颊红红的。
    “哦哦哦”
    男生们吹着口哨,戏谑地看着这边。夏羽羞得要死,低着头找着自己的书包,然后起身想要离开。但人还没有离开,便被某双手紧紧地抱住,然后便听见一道温柔亲密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回荡:“我都跟别人说你是我女朋友了,所以,你就当是演戏,做一下我的女朋友,如何?”
    低低的呼吸轻轻地撩拨着夏羽的耳根,她的心如同被魔怔了一般,心里脑海里,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那道如同罂粟使人着魔的声音,在她狭窄的世界里,飘荡着。
    不知不觉,她接受了这道美妙而令人不安的魔法,点了头。
    然后,一对柔软的嘴唇便覆盖而下,完全包裹住了夏羽的全部呼吸。她变得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在慌乱与害怕中,寻找最后一口氧气。
    一瞬间,耳边的尖叫声,唱歌声,都消失殆尽。只有这个吻,以及自己的心跳声,是真的,是温柔的,是存在的。
    于夏羽而言,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这个吻终于结束。她狠狠低着头,微微喘着气,从脸颊到耳根,红透了。眼中布满泪水,慌乱与恐惧交织在一起,却又变成了一道蜜,带着一丝腥甜的幻觉,冲击着她的神经与思绪。窘迫之间,她抓着书包便立马冲出了包间,跑了出去。
    书包很重,没有跑多久,夏羽便实在跑不动了。但那个感觉和心跳却一直存在着,久久不能平复。那像是魔鬼,又像是一颗甜蜜的糖果,腻着她,却又残害着她,使她终是要小心翼翼,面对这份感情,如履薄冰。
    逃一般地离开了KTV,夏羽走在马路边,有些失神。回到家,便看见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别对不起她的事情。母亲为了自己这么努力辛苦,而自己呢,上课跟不上,下课还不好好学习,还做了那样的事情。
    “宝宝,你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快洗洗手,咱们今晚吃牛排哦。然后妈妈想要喝点红酒,咱们也整个烛光晚餐,如何?”陈潇潇的声音如潺潺的溪流,无声地滋润着夏羽慌乱的心跳和错乱的心思。
    “好”她点点头,走进自己的房间,把书包放下,然后洗了手,把盘子端上来,从柜子里拿出红酒。
    “妈妈,你喝爸爸什么时候接吻的啊?”夏羽突然问道,好像有点突兀,但她现在有太多的话,想要告诉母亲,有太多的困惑和混乱,想要听到母亲的看法和解答。
    “怎么突然这么问啊?这都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情了。”陈潇潇陷入了回忆,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着,然后继续说道:“我们是在高一第一学期寒假之前在一起的,那个时候大家对谈恋爱都很单纯无知,不知道该怎么谈,也不知道谈恋爱应该做些什么。”
    “那你们当时做了什么?”夏羽紧紧地追问道,心思慢慢被母亲的话吸引过去。
    “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就每天一起学习,一起散步,一起吃饭。当时,连我们的班主任都觉得我们这根本就不是在恋爱,好像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陈潇潇一边回忆着,一边温柔甜蜜地笑着,但目光却有些失焦。
    “那你们第一次亲吻,是多久之后了?”夏羽的语气小心谨慎。
    陈潇潇抬眼看了一下坐在自己对面的孩子,突然笑起来,打趣道:“看来我们家宝宝春心萌动了呀,开始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随后,又为自己满上一杯酒,继续道:“其实接吻这件事,是我先主动的。那应该是高二,在纪念我们恋爱一周年的时候,我们两个出去庆祝了一下,好像喝了一点酒,但肯定没有醉哈。只是当时的环境很安静,而且没有人,就是传说中的月黑风高,哈哈,然后我就主动吻了上去。”
    “那爸爸接受了?”夏羽微微蹙眉,问道。
    “为什么不接受啊?我们两个是在谈恋爱啊,而且一年了呢,也是互相喜欢着彼此的,所以接吻好像是理所应当的一样,不需要任何人教,也不需要任何人告诉你差不多了,可以亲吻了。就是顺其自然,两个互相喜欢彼此的人,情不自禁的一种表现自己爱意的动作吧。”
    “那是你们的初吻吗?”
    “对啊。”陈潇潇仰头,又喝了一杯酒然后突然笑道:“我可不像某家宝宝一样呢,在幼儿园就把初吻献出去了。我现在还保存着宝宝你强吻另一个男孩子的照片呢,要不要看看?”
    “当时还小嘛,我都完全不记得了。”又提到这件事,又因为自己的年幼无知来嘲笑自己,夏羽微微有点恼怒。
    “可是妈妈记得啊,记得可清楚了。当时爸爸还在,宝宝在市里的一所幼儿园上的学。那天是六一儿童节,每个小朋友都化了妆,要在市里的某个商场里进行义演。然后妈妈就带着我的小相机,当然啦,其他爸爸妈妈更是夸张,直接带着那种专业相机,还有三脚架呢,甚至有些家长还全程的像。妈妈可后悔了,真想要一份呢。”
    “那当时不是很多人在场?”夏羽不敢想象那个场面,肯定很羞耻。不过还好,她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来这件事了。
    “对啊,现在知道害羞了吧,当时怎么不知道啊。刚刚跳完舞,还没有下场呢,你就抓住你前面的那个男孩子,然后跟他说,你长得真好看,我好喜欢你。然后就吧唧一下,亲了下去。那个小男孩当场就楞在原地了,呆了好久,然后突然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他又不吃亏,哭什么。该哭的是我才对吧。”夏羽撇嘴,满脸不屑。
    “宝宝。”陈潇潇刻意严肃起来,说道:“当时妈妈就教了你。亲吻的确可以表达自己的喜欢和爱慕,但这个表达的方式一定是要争取到对方同意的,不可以在对方不愿意或者不喜欢的情况下进行。因为两个人的亲吻,带来的应该是两个人彼此的幸福感,而不是任何一方觉得难受或者不舒服的,那样的亲吻,是不能够起到传达爱意的效果的。推而广之,在其他事情上,也应该是这样的。应该尊重对方拒绝或接受的权力。”
    “那妈妈,如果一个人吻了你,你觉得很不舒服,心里很惶恐,很害怕,但又会微微带着一丝兴奋,反正就是心跳得很厉害。这是怎么回事呢?”夏羽试探性地问道。
    陈潇潇一眼便看出了今天女儿的怪异之处,然后问道:“是不是今天有人对你做了这样的事?”
    夏羽低着头,红着脸,一阵深深的羞耻感袭上心头。
    “宝宝,妈妈从来不会反对宝宝在学校里喜欢谁,所以你可以大大方方地谈恋爱。因为妈妈和爸爸其实也算是早恋,不是吗?但妈妈所担心的是,宝宝在这段感情中到底能不能很好地确定自己的心意。你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才在一起的吗?还是因为在学校里被排斥了,而抓住他成为自己的救命稻草。如果是后者的话,妈妈特别担心宝宝会走上一条对这个男生过分依赖而失去了自己的朋友圈的道路。”
    “不会的,妈妈。我们现在应该还不算在一起,我不知道算不算,因为今天他亲了我。”
    “那我家宝宝喜欢这个吻吗?”
    “妈妈,我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就好像,他在亲你的时候,你能够明显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但心里又有一种恐惧和惊慌,想要逃离。所以我今天就赶紧跑开了。而且还是当着很多人的面亲我的,我就感觉好尴尬。”夏羽拿着刀叉不停地戳着牛排。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亲爱的十年夏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