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魂峢如擎炀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19-04-180举报小编:user48

    厉魂峢如擎炀精彩章节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万鬼楼,怨杀立刀,一生悬命! 那年春天,我曾回过北国。 北国金莲盛开,还是熟悉的景色。但故人,却早已埋在这一片片的阿拉藤下了。

    厉魂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两日后。
    虞国的皇陵建在王宫的后面,临着洗剑池。
    虞国建国不过百年,如今躺在这皇陵里的,却也只有先皇和先皇后。
    洗剑池边常年盛开着金莲,按理说,金莲原是北国国花,耐寒抗旱。本不该盛开在虞国的王陵内,但这座皇陵起于此地时,这些金莲就已经在这了。
    萧策印象中一直有一片金莲,那时人们还叫它作阿拉藤,就盛开在草原的尽头。
    那里有最美丽的姑娘,和马背上最高大英俊的汉子。
    他也曾骑马在那片草地上驰骋,算起来,他已经有四十多年,没有再见过北国的阿拉藤了。
    萧策每一次来皇陵都会在池边坐上好一会儿,什么也不干,就只是坐着。
    王进每次看着这样的陛下,都会想起先皇。
    当年,如今的陛下还只是安阳王,那时虞国刚刚建国,皇陵匆忙间也只设有一间宗祠。新国百事待立,先皇宵衣旰食,通宵达旦的处理国政。也只有来宗祠祭奠先祖时才能有片刻的清净。
    但每次来时,先皇都不曾进过宗祠,只是让当今陛下进去祭奠,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洗剑池边,看着金莲花。
    王进低着头恭敬的站在门外,脖子酸痛之际,余光会不小心的瞟到池边之人。王进想,他大概这一辈子都想不明白先皇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但他隐隐觉得,那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一位帝王身上的眼神。
    但今天,他又在当今陛下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眼神。王进看着萧策,仿佛间好像回到了当年,回到了他因为打翻了祭品而被罚板子的那年。那时的先皇还是镇南将军,他也只是将军府里的一个小厮。曾随着将军和当年尚是小先锋的陛下进烽钰都觐见帝王。王进想,那可能是自己生命中最难忘的一天。
    从西南烟障之地走到北方,进到烽钰都,他那时才知道什么是帝王,什么是王者。
    虞国王城华美奢侈,但王进觉的这里并没有给他那天的感觉,这里只是一个华贵的宫殿,里面坐的,自封为皇。
    到今天王进终于想明白了,明白了那个眼神,那个出现在虞国两代帝王身上的眼神。
    那年的烽钰都,万民朝拜。民心所向,不言而喻。而在这华贵王殿坐着的,从来都不是什么虞国的皇。在那王座之上,只有满腹算计和蝇营狗苟,唯独缺了应有的王者爱民之心。
    从那年进烽钰都觐见到今天,在那王座上坐着的,从来都只是守卫南疆的镇南将军,不是什么所谓虞国的皇。
    金莲摇曳,不见妖媚,只有坚毅。好像它并不是开放在鸟语花香,和风细软的西南之地,倒像是长在迎着厉风,盖着厚雪的北寒之地。
    “寡人每次闻着这金莲,都能闻出一股刻在它骨子里的肃杀之气。”
    萧策蹲下身子,凑到金莲花前,闭着眼深深的嗅着花香,睁开眼的瞬间却突然伸出手,狠狠的将花连根拔出。
    萧策看着被拔出的花,离了给它滋养,赖以生息的故土。依旧是一副倔强、坚毅的模样。
    “王进,你知道父皇当年临终之时,跟寡人说了什么话吗。”
    王进闻言,仓惶跪地。
    “他跟寡人说,当帝王并不像他想像中的简单容易,他觉得这些年,自己还只是替北国镇守西南二十四郡的镇南将军。”
    萧策说着,用空着的那只手抬起王进的头,双眼紧紧的注视着他。
    “你说,寡人的父皇说的对不对。”
    王进轻轻的往后退了退,避开了萧策的手,恭敬的磕了个头,又起身伏手向前行礼。
    “已到吉时,还请陛下进殿为先皇行孝礼。”
    萧策看着跪地行礼的王进,终于放松了神情,笑了声道,“你总是如此聪明。”
    王城宫内。
    “父皇。”
    萧策刚从皇陵回到寝宫,就看见早已在自戗于天牢的大儿子,起兵谋反的淮安王。就跪在他的寝宫,像平时一样,向他行着礼。
    萧静湳看着他的父皇,才几月不见,却苍老着这么多,不禁愧疚心痛起来。
    “父皇,不肖子萧静湳回来了,还请父皇治罪。”
    萧策这才反过神来,抬步坐到桌前,“你说让寡人治罪,不知是治哪个罪啊,是谋逆,还是刺杀父皇啊。”
    萧静湳闻言猛的抬起头来,看向萧策,皱眉辩解起来,“父皇,你相信儿臣,我绝不会做谋逆此种大逆不道之事,至于刺杀父皇,这更是不可能了,还请父皇明鉴。”
    说完用力将额头磕在地上。
    萧策听着他磕在地上的闷响声,心里仿佛也跟着轻颤了一下。或许,他从开始就没相信过。一夜白头,也许只是伤心于他的离世,伤心于,他与她的在这世上的联系,就此断了个干净。
    萧静湳跪在地上,头磕在地上。感觉时间过的好慢,一滴汗悄悄的描着脸侧的轮廓流下。
    萧策突然伸出的手像是打断了他如同打鼓般的心跳。
    “起来吧。”
    萧策看着他最心爱的大儿子,终是忍不住伸出手,拉他起来。
    “静湳,你自小到大都养在我身边,你心性如何,我最清楚,可你是否清楚你的父皇,我这次最生气的,不是你所谓的谋反刺杀。而是,你竟毫无抵抗暗箭之力,光明磊落固然好,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啊。”
    “父皇,我。”
    萧策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耐烦的皱起眉,抬手打断他的话,“我清楚你要说什么,可你要知道,在王位面前,什么君臣,父子,兄弟,都是***。只有权利,只有权利才不会背叛你,知道吗。”
    萧静湳看着萧策,听着他的话,他突然觉的,有些认不得自己的父皇了。
    其实他并非不懂父皇说的这些御权之术,只是他的心性决定了他不屑于摆弄权术,因为在他萧静湳心中,最重要的不是至高无上的权利,而是父母之慈,兄弟之爱。只不过现在他所在意的,好像皆背他而去。
    萧策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的萧静湳,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用一生心血养大的儿子,并没有像他期望的那般,成为他心中可以牢坐王座之人。
    这般优柔寡断,妇人心性。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子随母性。就像她,当年只要再用力一些,那把捅进他胸膛的刀,足已杀死他了。
    可惜啊可惜。他用半生心血培养他,却还是斗不过天命、血缘。罢了,罢了,萧策深受打击,步伐虚晃着向殿外走去。
    萧静湳心神大震之际,险些忘了此次回来最重要的事。想到这,急忙从衣服内掏出招魂玉,叫住向门口晃去的萧策。
    “父皇留步,儿臣这次回来,还有最重要的事未跟父皇禀报。”
    到了关口,他却突然说不出话来。一时间,手里的招魂玉似是有千斤重。重到他张不开嘴。
    “父皇,我这次出去,找到了一件宝物,一件可以让母妃醒来的宝物。”
    萧静湳边说边走到萧策身旁,将招魂玉奉到他面前。
    “父皇,二十年了,我们终于可以再见到母妃了。”
    萧静湳并没有等到他想象中的回答,利箭划空,瞬间击碎了他期冀的目光。
    宫墙外,剑雨插地如林,众人还未知晓发生了什么,连叫声都未出口,皆丧命于黑头箭下。
    只见有个幸存命于箭下者,吓愣片刻后,方才栗声喊到。
    “反贼攻城啦,反贼攻城啦。快来人,快来人啊!”
    萧静承并没有放任他喊太久,黑箭搭弦,满弓放箭。随着破风入体之声,那人便张大着嘴,被箭钉于殿柱之上。披着铁甲的士兵一个个踩过他身边。
    没人注意到,被殷红的鲜血染红的柱石旁,闪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悄无声息的往养居殿赶去。

    厉魂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萧策就在萧静湳面前,如同一座高山,轰然倒下。
    萧静湳心神尚未反应过来,身体却早已下意识的侧身过去,在萧策将要接触到地的瞬间,一把捧住他的头。
    萧静湳颤抖着手,不知所措的捂住萧策胸膛上的伤口。汹涌流出的鲜血充斥着他的眼睛。一瞬间,萧静湳好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好像是在往柳城岱山的逃亡路上,他包扎好手臂上的伤口,躺在草堆上仰望着星空。想念着远在都城的父亲。可现在,父亲的脸就在眼前,嘴角随着双唇的翻动不断往外涌着鲜血。
    “走,快走。别管我了。”
    萧静湳好像被关闭了五官四感,他听不清父皇在说什么,却被他的双手用力推开,萧策伏在地上,推着萧静湳往外走去。
    数把冷锋架在脖子上,冰冷且***浓重的刀刃终于唤回了萧静湳的神识。
    “静承?”
    萧静承跨进殿门,环顾四周,涌进的士兵衬的殿内有些狭小。
    “这是我自三年前去献州后,第二次踏进这里。”说着看向伏在门口的萧策,他的父皇。
    萧静承蹲下身来,用剑划过他身下的血泊。“父皇血的味道,与他人也无异嘛。”
    萧策想用手臂支起身体,却牵扯到胸前的伤口。忍不住出声呼痛。
    “你起兵反叛,这个皇位,你也坐的名不正言不顺。”萧策抓着萧静承的剑,借力支起身来。双眼盯着他,咽下一口喉头涌上的鲜血。
    萧静承直视着萧策,这个从未给自己一点温情的父皇,到死,也从未留给他一句好话。
    萧静承偏过头,抽出被他紧紧握住的剑,站起身。
    “起兵反叛,别说的这么难听。你与皇爷爷不早在数年前就干过了。”说着用臂弯夹住剑尾,握住剑柄拉出剑身,擦拭干净血迹。
    “今日,不过是重温当年之景罢了。父皇,你看着可熟悉。比起你和皇爷爷,是否还不够狠绝。儿臣第一次做,略微有些生疏,还请父皇见谅。”
    那年自南疆举起的刀,终是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萧策看着他的二儿子,突然就想起了这句话。果然,天道轮回,谁都不会被放过。
    “让我想想,若是你,或是皇爷爷,这时定是会斩草除根的吧。”
    冰冷的剑尖慢慢的***血肉中,彭搏的心跳好像自剑传到了他全身。这种感觉让萧静承不由得疯魔起来,握剑的手似是不受掌控,继续向萧静湳身体里捅去。
    “不要啊,不要伤他。”
    萧策伏在地上,费力的向他的大儿子爬去,萧策看着捅在萧静湳胸上的剑,恨不得自己过去替他挡下。
    “为什么不行。”萧静承突然撤出剑,回身指着萧策,用尽全身力气狂吼道,“那你当时举剑砍杀我母亲一族时,为何那么痛快,那么毫不留情。”
    萧静承额角暴起青筋,刚硬英俊的面庞扭曲起来,“更可笑的是,就算这样,我竟还无比期冀于你的爱,只是因为我是旻氏之子吗,所以就从不抱我,从不同我说话。没有利用价值就砍杀干净,那为何还留下我?难道是,怕你心爱的大儿子万一意外死了。虞国无人继承,拿我作替代品吗?”
    萧静承抓着萧策的衣服拽起他来,“你说啊,说啊,说,这些年来,故人可曾入梦,你可曾想起过她,想起你亲手扔下悬崖的发妻。”
    萧策被他拽着,听到他吼的话,眼神并未见丝毫波动。果然,愧疚,悔恨,都只是他每天晚上在梦中,替他添在眼里的,就像现在,一脸的无情冷漠才适合他。
    萧静承放开他,后退几步,任由他摔在地上。“是啊,我为何如此之蠢,你入驻这养居殿后,早又重新得了一位佳人,不巧,我昨日也才见过。”
    萧静承说着深吸一口气,”佳人烈火焚身的气味,到现在好像还能闻得到。”
    萧静承听着身后传来愤怒的吼声,又看着终于变了脸色的萧策,“怎么样,这是儿子我送给您和大哥的临终大礼,父皇喜欢吗?”
    萧静承转过身,又对着萧静湳说到,“大哥呢,喜欢吗?”
    萧静湳狂吼着站起身,像疯了一样,竟不管架在脖子上的数把厉刀,挣开手,一瞬间,头发飞扬,似是走火入魔,数把刀刃竟都被他周身的内力震断。
    一双飞燕凌空,萧静承转手持剑,脚扫下盘。萧静湳乱了心神,内力不稳,几招之后就被萧静承打掉了双刀。
    萧静湳捂住颤抖的手腕,温热的血液从他的手指间流下,染到滚落在地的招魂玉身上,更显的玉身洁白无瑕。
    “只差一步,就只差一步,我就可以重新和父皇母妃站在一起。你为何,为何如此对她。”
    “你恨的是我,不是她,冲我就好了,为何这么对她。”
    程渡摁住想要挣扎着起身向前的萧静湳,不放心的出声劝道,“殿下,凕翎已占领了宫城,时间紧迫,再晚就要被他人察觉了。”
    萧静承闻言,环顾四周。看着自己日思夜寐的场景,心里却没有多么高兴,就像这皇城漫地的鲜血,只是一片冰凉。
    他转过头,提剑往殿外走去。步伐轻松又沉重。
    “杀了吧,他们再说什么,也不用再来报于我了。”
    “是,殿下!”
    皇宫的的走廊又长又深,萧静承晃着身形走着,仿佛觉的永远走不到尽头。
    “永远是多远啊,母亲。”旻遥抱着怀里的静承,指着东方的旭日,说到,“承儿,你看。清晨,旭日东升;傍晚,夕阳西下;夜里,孤月挂枝。一个个这样的轮回,就是永远。”
    他那时不懂母亲的话,如今却好像懂了一些。
    一个个轮回,今日是他们,不知何时,又要轮到他呢。
    养居殿内。
    一支短刺穿空,打断了程渡举起在萧静湳头上的剑。断刃被短刺钉于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闻声,殿内之人皆转头望向殿外,黑衣红花遮面,领头之人一身黑绸坠地,一只红花曼陀罗自***蔓延到胸口。面色雪白,诡异美艳。行于万兵围困之地,宛如无人之境。
    夜郎暗刺,万鬼楼。
    程渡皱起眉头,不知为何万鬼楼会来此插上一脚,但他也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是凭他人多就能解决的。权衡片刻,便起步向前,拱手行了个江湖之礼。
    “不知万鬼楼暗刺门主前来,有何要事。不然这遍地刀枪剑戟,恐怕伤了门主贵体。”
    程渡嘴上恭恭敬敬的说完,身体却暗暗挡在门前。
    潋侞却像完全没听见他说话,脚下未停,走到门口。众人只看见潋侞用袖口朝程渡轻轻一挥,下一刻,他们的程大统领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潋侞撇了一眼殿内纷纷紧握兵器之人。还未笑出声,就听见一道声音响起,“哈哈哈哈,不用看别人,我指的就是你,你快别抖了,再抖你的裤子都快掉到脚腕了,哈哈哈哈。”
    潋侞看着捂着肚子大笑不已的飏凡士,嫌弃的翻了个白眼,表示并不想跟他走在一起。
    这时殿内的众士兵们才发现,这一队黑衣人中竟还藏着个白衣书生,因身材比其他人略矮小,被黑衣人牢牢挡住了,殿内的他们竟完全没看见。
    潋侞不管飏凡士那边的嬉闹,径直走到已经奄奄一息的萧策身边。蹲下身,从怀中掏出一个银环,递到他面前。
    “他让我来问问你,萧瑜临死之前,可有说些什么。”
    萧策因失血过多,已处弥留之际,意识恍惚之间看到眼前有人递给他一个银环。萧策看清楚银环的样子,一瞬间,只觉得全身尽剩的血液也沸腾起来。他睁大了眼睛,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抬手去拿潋侞手中的银环。
    潋侞微微后退,躲开他满是***的手。将银环又收了起来。对着他说到,“看清了吗,他说了,这银环是他送于小友的,并不想让你触碰。”
    萧策听着潋侞说的话,慢慢的收回手来,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送于小友,送于小友,小友,原来,我竟不知,我是他的小友。”
    潋侞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不想再听他嘟嘟囔囔。
    “快说,萧瑜死之前,说了些什么。”
    萧策看着潋侞跟他同样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终于回答了她的问题。
    “父亲临死之前说,他不后悔,既然手握利剑,为何总要屈居人下,不能自己建功立业,成就一番伟业,就算结局难料,也不枉为人一世。”
    飏凡士闻言,简直觉的萧瑜的脸皮能厚比城墙。如此背弃无信之事,从他嘴里说出来,竟也能成了壮士立业,打天下的好事了。真是应了那句话,脸皮厚的不如没心肝的。别的不说,就萧氏的不要脸还真是能称霸天下!扪心自问,他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话音落地,萧策的目光开始四散,瞳孔也慢慢放大。
    意识消散之际,萧策突然想起那年去北方,陪父亲进烽钰都觐见之事。
    草原广阔无际,鲜衣怒马的少年自远处纵马来到他面前,用低沉又爽朗的声音喊了他的名字。
    “萧策,你就是南疆边防军的小先锋。我听过你,一副飞燕双刀。”
    少年说着,仰起下巴问道,“你敢不敢与我比试比试。”
    那天下午,天高云淡,草原上金莲淡淡的香气都被他们滚到了身上。
    到了离别之际,小王子给他了一个银环,上面用他的配刀刻上了他的名字,萧策。
    他从什么时候弄丢了银环。
    一滴泪从眼角滚落,被斑驳的血迹染的混浊起来,就像当年在草原跟小王子一起打滚的小先锋,被无穷的欲望濯染了灵魂。便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萧静承在走廊上晃了好久,终于体力不支,跪在地上。
    他低头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大哥的,父亲的。渐渐的,掌心的血迹被不停落下的泪珠冲走,露出原来的掌痕。
    突然,泪眼朦胧间,一双黑底长靴出现在萧静承眼前。
    “静承兄长,别来无恙。”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厉魂峢如擎炀精彩章节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