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jdb龙王捕鱼2 > 小说jdb龙王捕鱼2 > 古言现言 > 竹马想吃窝边草(林悦陆寻安)精彩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竹马想吃窝边草(林悦陆寻安)精彩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竹马想吃窝边草(林悦陆寻安)精彩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编继续给您推荐校园小甜文——竹马想吃窝边草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林悦陆寻安,由作者冰若漪倾力所著。陆寻安侧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要是跟他走了,还怎么护送林小公主回家啊?”林悦怔了一下,没吭气儿。

5

举报
下载阅读

小编继续给您推荐校园小甜文——竹马想吃窝边草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林悦陆寻安,由作者冰若漪倾力所著。陆寻安侧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要是跟他走了,还怎么护送林小公主回家啊?”林悦怔了一下,没吭气儿。

竹马想吃窝边草内容简介

午休时一同学问林悦:“青梅竹马会相互喜欢吗?”
林悦嗤之以鼻:“怎么可能?你看陆寻安——”
慵懒嗓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看我什么?”
林悦喉头一哽,转头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顿时笑靥如花:“看你帅!”
陆寻安也笑:“乖。”
林悦咬牙攥紧衣角,弱小,可怜,又无助。

竹马想吃窝边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第十五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如果你不想说,那我也就不会问。
等你想说了再告诉我吧【心】。
将陆寻安带来的早饭通通吃完后,林悦把残余垃圾扔掉,随后道:“我吃好了。”
陆寻安站起身来,俯视着她道:“走吧,去你房间。”
林悦仰头看着他,没动。
“怎么?”
“你不觉得你这话说得很怪吗?”林悦一本正经道。
陆寻安睨了她一眼,随后伸手揪住她的后衣领,将她整个人从沙发上拎了起来:“想什么呢?我说的是去你房间做题。”
“哎哎哎,做题就做题呗,你赶紧放手。”
陆寻安依言放开她,单手***裤兜中:“走吧。”
两人一同上楼,林悦将作业找了出来,递给陆寻安。
陆寻安随意地翻了两下,随后从中抽出一本练习册放到了书桌上:“先讲数学吧。”
从旁边的房间搬来一把椅子,陆寻安坐了下来,把卷子摊在桌上,从笔筒中抽出一支红色水笔。
“这道错题会吗?”他用水笔笔尖点了点。
林悦盯着它看了一瞬,摇摇头。
“先把整个式子整理一下,然后这里用换底公式,”提点了一句后,陆寻安将笔递回给林悦,“试试。”
林悦迟疑着接过笔,缓缓在纸上写了起来。
书房的窗微开着,窗台上摆着一盆含羞草。有风流过,带着窗纱轻抚枝丫,含羞草的叶子轻轻合起。
数学、物理、化学……一门一门科目,一张一张卷子,一本一本练习册,一道一道错题。
最后一张卷子讲完后,林悦抬头看钟,这才发现已经下午两点了。
“行了,我走了。”陆寻安将卷子理好,手放在后颈揉了揉,站起身来。
“哎,等等……”林悦下意识叫住了他。
陆寻安回过头,挑了挑眉。
“没事……”林悦道,“就……下周考试加油。”
笑了笑,陆寻安道:“先祝福下你自己吧。”
说完,转身离开。
窗台上的含羞草在微风中轻轻摇晃,林悦抬起手,右手食指指尖轻轻触碰上叶尖。
悠悠我心。
*摸底考持续到了周二下午第三节课,经历了两天考试的学生们却瞧不出半分劳累,仍在如火如荼地讨论着刚才的考题。
“悦悦,你最后一道大题算出来多少啊?”刘筱琪问道。
“三分之二更三,不过不一定对。”林悦回答。
“和我一样。”刘筱琪笑着道。
“那看来应该是没错了。”林悦松了一口气。
刘筱琪正要说什么,却听身后有人喊:“走了走了,下去上体育课了。”
“我们也走吧。”林悦道。
两人一起下楼到了操场,大部分同学已经都站好了。
仁才的体育课没有什么内容,大多是先做一下准备活动,之后绕着操场随便跑几圈儿,便可以自由活动了。
林悦跟在队伍中跑着,眼角余光却瞧到操场边站着几个不认识的姑娘,手中还拿着各式各样的饮料。
奇怪,这节课不是只有他们班上体育课吗?怎么会有其他同学?
答案很快便被揭晓了。
林悦双手环抱,倚在篮球架上,看着不远处正和陆寻安有说有笑的几个女生。
呵,这开学才几天啊?
狠狠向外吹了口气,林悦离开篮球架,转身便想走。
“林悦!”身后的陆寻安高声喊道。
怎么?刚才和其他姑娘有说有笑的,现在想起她来了?晚了!
“林悦!”
好烦,能不能别叫了!
“林悦。”声音突然变近,吓得林悦赶紧回过了头。
“干什么?”语气不善。
陆寻安将校服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她:“帮我拿一下。”
“大热天儿的穿什么外套。”林悦笑声嘀咕着,却仍是接过了外套。
“还有,等会儿你帮我去买瓶水呗?矿泉水就行。”陆寻安商量着问。
“过分了啊。”林悦不满。
陆寻安也不强求,只是轻笑一声,随后转身又向着球场跑去。
“哇!好帅!”
“陆寻安控球了陆寻安控球了!”
“三分啊啊啊啊啊啊!陆寻安太帅了!”
听着周围一片叽叽喳喳的呐喊声,林悦禁不住想翻一个白眼。
从长椅上站起来,她转身向着教学楼走去。
B楼一楼有自动贩卖机,林悦塞了一张二十块进去,随后点了一瓶水和一袋杏仁儿。
贩卖机缓缓移动着,瓶装水和杏仁袋子一起掉了出来,之后又是一阵硬币摔落的声音。
林悦从最下方取出水和杏仁,又将找零装好,这才转身向着操场走去。
踏上塑胶跑道的那一瞬间,林悦听到一阵呼唤,偏头一看,便见一个篮球正向着这里滚来。
“林悦,帮忙捡下球。”
林悦看了看左手中的外套和杏仁,又看了看右手中的水瓶,再看向徐徐滚动的篮球。
最终,她抬起脚,向着那篮球滚来的方向一踢。
踢歪了……
看着越滚越远的球,林悦默默地抬起手,用外套和杏仁袋子挡住脸,快速向着长椅的方向走去。
“跑什么?”身后,有人轻笑着问道。
林悦顿了一秒,缓缓转身:“没跑,我这叫快走,有益身体健康。”
陆寻安一乐,伸出手冲她招了两下。
林悦将手中的水瓶递了过去。
“那是什么?”陆寻安一边拧开瓶盖,一边指着她手里握着的袋子问。
“杏仁,你不是喜欢吃吗?”林悦将袋子撕开,倒了两颗出来给他。
陆寻安接过,放到口中,最后又将水瓶盖好递给她。
“走了。”
林悦看着手中的东西,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这是成了专职保姆了。
不过……总比其他姑娘来当要好。
想到这儿,林悦笑了一下,将手中的东西握得紧了几分。
“林悦,你看到刘筱琪了吗?”吴源问道。
“没有啊,”林悦摇了摇头,“怎么了?”
“没事儿。”吴源道,神情却没有放松。
“你怎么没去打球?”林悦问道。
吴源现在是体育委员,初中也拿过市里面的冠军,现在却在这儿站着,着实有几分奇怪。
“没事儿。”吴源回道。
“你和筱琪很熟?筱琪怎么了?”林悦蹙起了眉头。
“我也不知道。”
见他不说,林悦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严肃道:“到底什么事儿?你说出来才能解决啊。”
“我初中和她同班,她当时和隔壁班几个女生关系不太好,那几个人就经常欺负她。我刚才好像看到其中一个了,然后刘筱琪又不见了,就有点儿担心。”吴源道。
林悦抿了抿唇,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正在尖叫的其中一个女生。
“你干什么呀?为什么让我拿?”那女生有些不满。
“是陆寻安的,不拿我给其他人了。”林悦冷着脸道。
那女生赶忙接过:“别,我拿我拿。”
处理好手中的东西后,林悦看向吴源:“那女生往哪里走了?”
吴源指了一个方向,林悦便抬步向那边走去。
走了两步后,她又返回,从那女生手中把水瓶给拿了过来,这才再次向着那个方向跑去。
吴源指的方向是仁才比较僻静的角落——B楼后面的那片银杏林。
林悦快步跑着,绕过B楼教学楼,果然看见了刘筱琪和两个陌生的女生。
那两个女生神色不善,刘筱琪也没什么好脸色,双方看着便像是要打起来的样子。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林悦平静地问。
“你是谁啊?”其中一个女生问。
“我是林悦,来找刘筱琪。”林悦道。
走到刘筱琪身边,林悦又道:“走吧,王老师找你。”
“等会儿,”另一个女生道,“我们找她有点事儿。”
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林悦笑了一下,随后看着刘筱琪零散的头发问:“你们干的吗?”
“什么?”
林悦又问刘筱琪:“她们拽你头发了?”
刘筱琪没说话,那两个女生却说:“拽了又怎么样?本来就是她的错。”
“这是你们打人的理由?”林悦转头看向她们,双眉微挑。
那女生有些害怕,却仍是道:“是又怎么样?”
林悦叹了口气,站上一旁花坛的边缘,一边拧开手中的水瓶瓶盖,一边道:“我都十五了,居然还要跟这种小学生计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举起手中的水瓶,她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人,笑道:“谢谢你们啊,能让我返老还童一下。”
话音未落,半凉的矿泉水便尽数落在了那两人的头上。
“你干什么!”两人惊呼。
“这不是你们的逻辑吗?她做错了,所以你们就要打她,那现在你们打她这件事儿是错的,所以我就来给你们浇点水,让你们清醒一下。”
林悦说完,抬手瞄准远处的垃圾桶,抬手一丢。
没丢进。
轻咳了一声,她收回投篮的姿势,故作潇洒地从花坛上跳下来,随后对刘筱琪道:“走吧。”
“喂!站住!”身后的两个女生终于回过神来,冲着她们喊道。
“你们干什么呢?”
林悦看着眼前的陆寻安,心中哀嚎了一声。
“没事儿,走吧。”林悦说着,拉住刘筱琪便往外走。
陆寻安看了一眼不远处头发湿哒哒的两人,心中多半也猜到了个大概,却也没说什么,跟在林悦身后一起走了。
回到教室后,陆寻安将手中的衣服和杏仁袋子放到课桌上:“说说吧。”
“没什么,她们拽了筱琪的头发,我就往她们身上洒了点水。”
“嗯,下回再有这种事情,瓶子扔准点儿。”陆寻安淡淡道。
林悦没答。
这哥没骂她可真是万幸。
“悦悦,谢谢你。”刘筱琪在一旁小声道。
“没事儿。”林悦挥了挥手,趴在了桌子上。
见她没有再问下去,刘筱琪抿了抿唇,轻轻将皮筋取下来,开始重新梳头发。
林悦没有问她那些人为什么找她。
“谢谢你。”她又说了一遍。
林悦笑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不想说就不说呗,这么客气干什么?”
窗外的阳光浮在少女白皙的面庞上,使得她嘴边的笑容愈发亮眼了几分。
她真的很好。刘筱琪想。
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竹马想吃窝边草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甜甜的焦糖玛奇朵,真的超级好喝呀!
放学后,林悦背上书包,走出教室。
九月的天气,已经多了几分秋高气爽的意味,树梢枝头,有零星叶子正随着轻风摇摇欲坠。
肩膀被人碰了两下,林悦回头,便见陆寻安正背着书包站在她身后。
“你今天没骑车?”林悦稍稍放缓脚步,等他跟上来后,和他一起并排走着。
“没有。”陆寻安回道。
林悦点了点头,随后道:“那你怎么没跟蒋昭明一起走?”
陆寻安侧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要是跟他走了,还怎么护送林小公主回家啊?”
林悦怔了一下,没吭气儿。
“考的怎么样?”陆寻安又问。
“还行吧,好多道题和错题的题型一样,你都给我讲过了。”林悦仰头看着他道。
陆寻安点了点头。
日头偏西,在他们身后的天空中燃起一片火红云朵,在他们左前方的地面上投下两个影子。
林悦低头看着,垂在身侧的左手缓缓伸出食指,轻轻描绘着。
这是他的头发,然后是额头,紧接着是眉毛……眼睛……高挺鼻梁……头顶突然被人揉了两下,林悦猛地回神,转头看向身侧的人。
“以后,不要随便把我的衣服和水给别人。”低醇嗓音响起。
他是在说今天体育课时候的事情。
“哦,好。”林悦点了点头。
“还有,”陆寻安又道,“杏仁儿好吃,以后多买一点。”
林悦没回,伸出手,悄悄隔空对着他的影子捶了一下。
你让我买我就买啊?那我多没面子?
我凭什么要给你买啊?
想得美哦……
陆寻安瞧着身边人的动作,嘴角微勾,左手从她身后穿过,牵住了她正在作怪的左手。
林悦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呀?”她挣扎了一下,没挣开。
“你手捶谁呢?”声音近在耳畔,带着几分温热的气息。
“陆寻安!”林悦大吼了一声,“你放开!”
陆寻安轻笑出声,依言放开了手。
林悦瞪了他一眼,随后快步向前走去。
陆寻安紧走两步跟上去,轻轻拽了一下她本就凌乱的马尾辫儿。
“陆寻安!”林悦再次怒气冲冲地吼了一声。
“诶。”陆寻安笑着应道。
“你有病吧?”林悦蹙眉,将头发散下来,准备重新扎起来。
皮筋在白皙手指间翻飞,乌黑发丝在手中转了几圈儿,一个马尾辫就再次出现在了女孩儿的脑后。
“不许再拽了啊。”林小公主警告道。
“好。”陆大少爷点了点头,笑着应了下来。
目光一瞟,陆寻安伸手碰了碰林悦:“你等我一下。”
“你去哪儿?”林悦问。
没有回音,只看到向着路边跑去的身影。
林悦看着那身影消失不见,轻轻吁了口气,坐到了路旁的石凳子上。
没过一会儿,便见陆寻安又跑了回来,手中还多拿了一样东西。
“你最爱喝的,焦糖玛奇朵。”他将手中的硬纸杯递了过去。
林悦抬头看了一眼,接过杯子:“你刚才就是去给我买这个的?”
“不然呢?”陆寻安挑了挑眉。
林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继续往大院儿的方向走。
“好喝吗?”陆寻安跟在她身旁,问道。
“甜,好喝。”林悦尝了一口后道。
陆寻安笑了一下,随后向前迈了两步:“走,回家了。”
林悦手中捧着焦糖玛奇朵,看着走在前面那人的身影,唇角微微上扬。
轻啜了一口,浓郁奶香混合着咖啡、香草和焦糖,充斥味蕾。
“喂,你等等我啊。”她喊了一声。
陆寻安停下步子,回过身来,神情中带着一丝不耐,却仍是等着她一步一步走来。
一步一步走去,庄重得仿佛置身于神圣的典礼。
*林悦在进家门的前一刻将最后一口焦糖玛奇朵咽了下去。
今天……贺时韵应该是在家的。
将纸杯扔到门口的大垃圾桶中,林悦从书包中摸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果然,客厅中的声音伴随着关门声响起。
“回来了?”
“嗯,”林悦在玄关处换上拖鞋,又将自己的运动鞋放上鞋架摆整齐,这才走进屋内,冲着贺时韵微微躬了一下身,“妈妈。”
贺时韵坐在沙发上,坐姿不算端正——斜倚着沙发靠垫——却绝不会显得邋遢失礼,正在看一本德文原版书。
德语,林悦是不懂的,她能把英语学好就不错了。
贺时韵却精通英、俄、法、德、西五国外语。
贺家家教很严,贺时韵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行为举止、谈吐学识自然都是上佳。
苦的却是林悦。
“摸底考怎么样?”贺时韵看着书,状似无意地问道。
“还行。”林悦回道。
见她仍站着,贺时韵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坐吧。”
林悦心中咯噔一声,踌躇了一番,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坐下。
果然,便见贺时韵蹙了蹙眉,冷声道:“你又喝咖啡了?”
“喝了一点焦糖玛奇朵。”林悦不敢隐瞒。
“说了多少次了,那东西对身体不好,怎么就不听呢?”
林悦低着头,没吭气儿。
看着她这副样子,贺时韵又出声道:“陆寻安给你买的?”
林悦没敢应。
她这位妈妈简直就是个X光检测仪,不论是披着几层皮的人,只要被她的那对儿眼睛扫一下,什么便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了。
陌生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身为女儿的林悦呢?
由于从小吃瘪太多次,林悦早就明白,在这位母亲面前,她要么保持沉默,要么就实话实说。
只是,在这种有些压抑的相处模式之下,她总时希望能挣脱那层束缚的桎梏,因而才会在他人眼中显得十分我行我素。
“以后不要跟陆寻安走太近,你们都是大孩子了。”贺时韵淡淡道。
林悦抬头看向她:“不是娃娃亲都定了吗?你还怕什么?”
贺时韵睨了她一眼:“我怕什么?我怕你吃亏。你现在还小,万一你以后不喜欢他了怎么办?”
我才不会不喜欢他呢。林悦心道。
静了一静,林悦决定换个话题,她开口唤道:“妈妈。”
“嗯?”
“我想考美院。”林悦道。
贺时韵翻书的手一顿,随后“啪——”的一声合上书,抬眼看向她:“不行。”
“为什么啊?”林悦显然没想到她会不同意。
“你既然决定在实验班待着,那只要能跟上,以后考的大学肯定不会差,为什么要去考美院?”
“可是我喜欢画画儿啊。”
贺时韵站起身来,俯视着她道:“那就当作兴趣好了,没必要大学学这个专业,学艺术没‘钱’途。”
说完,她转身上楼,独留林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听着楼上传来的关门声,林悦缓缓蜷起双腿,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鼻子有点发酸。
眼眶有些发胀。
脑袋有点发昏。
她……该怎么办才好呢?

小编点评

晚安,待在梦里别动哟,我这就去找你。小甜文竹马想吃窝边草(林悦陆寻安)精彩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甜蜜度百分之百哦!虽甜但不腻哦!喜欢的书友大大们祝你们阅读愉快!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